神武2官网

导读:

美人本是白狐身,皑皑之雪,一梦千寻。

雪千寻

导航:返回首页

作者:遇见我

  前言:本文借用了游戏的部分世界观,又主观加入了个人的一些臆想,中间夹杂了对我看过的部分作品的模仿,请不要将其当成一部完全原创的作品,更请不要和游戏完全对号入座。

  《雪千寻》

  ——个人臆想“雪千寻”传

  

  (1)冰宫之狐

  寒冰宫,一座淹没在千年之雪下的古城,一座廖无人烟却依然生机勃勃的城市,比起冰雪之冷和神蛇雕像的静默,最为远近驰名的就是灵狐一族的俊美容颜和法力通天。

  这一天冰宫里凉意骤增,偶尔吹起一阵风便如一记冷鞭,让人冻得发疼,即使是对于天性寒凉的灵狐一族来说,也是难以承受。

  然而在这酷寒之下,狐族大巫“雪天山”正握紧了拳头,咬紧牙关,现在正是他难熬的时刻,难熬的不是冷意,是心中的揪紧。医馆内不断传来妻子痛苦的呻吟声,妻子怀孕期间误食了万年雪莲,在刻骨的寒意之下这个孩子依旧存活了下来,现如今这个孩子已经在娘胎里待了十年,即使是对于怀胎八年的狐族来说,也太长了,孩子天赋异禀自然是不用言说,可眼下妻子能不能顺利分娩尤未可知。雪天山是希望这个孩子诞生的,狐族在寒冰宫已经待了太久了,族人需要一个能人带领他们走出冰宫。可孩子天资越高,妊娠就越为艰难,这是狐族几千年来传下的经验,雪天山又希望这孩子不要出生,他与妻子相爱两百余年,情比金坚,他不希望妻子出任何的意外。

  “大巫莫着急,巫后一定会平安无事的。”一旁的侍女递上一杯清茶,出声安慰雪天山。

  正当此时,医馆内传来一声嘹亮的哭声,雪天山欣喜地冲进医馆,和出来报喜的喜婆撞了个满怀。

  “恭喜大巫,贺喜大巫,巫后生了个公主,母女平安。”

  一同站在医馆外等候的,是狐族一众长老,听闻这个消息,一群人紧缩的眉头舒展开来,喜形于色。被禁锢在寒冰宫内,是千年万年的寂寥,而这个孩子,他们将会好生栽培她,她将成为灵狐一族突破枷锁,走出寒冰宫的希望。

  “大巫,这一刻,我们已经等待了千万年!”医馆内外所有人向天跪拜而下,行三拜大礼。

  “阿山,这个孩子,就叫雪千寻吧,这名字我喜欢,早早就想好了。”

  “当然,夫人取名好。”

  雪千寻,这一只背负重任而生的狐狸,在长老的注视下,也不恐惧,眨巴了一下眼睛,竟然轻声笑了出来。

  “哈哈哈哈,果然天生灵智,千寻公主这一生注定不凡阿”,一干长老都呵呵笑了起来。

  

  (2)心之柔,信之大

  “好——无——聊——啊”寒冰宫深处的洞穴中回响起一个少女稚嫩的声音。

  这是一个圆形的洞窟,装饰堂皇,四周环绕着美玉雕刻的雪梨树,这是灵狐族传说中的一种神树,谣传灵狐一族的祖先九尾天狐就在雪梨树下出生,又在雪梨树下得道,成为举世无敌的妖王。在雪梨树前,是一面面的白玉墙,墙上雕刻着古怪的图腾和生涩难懂的咒语,这些都是从古传到今的狐族密藏。千寻自打懂事以后,就一直生活在这个洞穴中,每天的功课之一就是记住和学习这些图案的奥秘,洞穴的温度极低,很少有灵狐能够在这里呆上一刻钟,可对于千寻来说,这种温度早已适应,她在这里已经待了很久很久。

  每个月父亲雪天山都会来检验她的功课,考量她法术的进步,每当她功力进展不大时,父亲总会吹胡子瞪眼,接着却耐下心来教导她。

  修行的路是漫长和无趣的,好在千寻并不是一个人。

  这时候,一个娇小的身影偷偷摸摸地躲进山洞里。“千寻,千寻,快来看我带来了什么好东西~”,她叫花彩,是父亲指派给千寻的侍女,是一只聪慧的狐狸,已经修成了三尾狐身。

  千寻听到后赶忙从一颗雪梨树上跳下,轻盈的身子如同一片雪花般,无声无息地落下,冲到花彩的身前。

  “哎呀,别着急嘛,小心点,这东西可娇贵得很,别给撞坏了。”花彩将怀收紧,侧了侧身,似乎怕怀中的东西给千寻碰坏了。

  “诺,看——”花彩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小瓶子里一只小金鱼在水中游来游去。

  “哇~~~快给我瞧瞧”千寻一把抢过瓶子,冲着雪梨树散发的柔光双手将瓶子举高,睁大了眼睛,透过瓶子,目不转睛地望着那只小金鱼,将瓶子转来转去,一会儿倾左,一会儿又倾右。

  “这是金鱼,是人间的东西,女儿国的夏荷姐姐去年来寒冰宫采摘雪莲的时候我托她给我们带的”花彩也兴奋地看着那只小金鱼。

  此时,千寻却将瓶子放下,递给了花彩,脸色忽然有些忧郁,低下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花彩纳闷起来,“怎么啦,你不会是怕它冻死吧,放心吧,我请求大巫给它加持了灵动九天了,几个月内都是没事的啦”。

  千寻摇了摇头,“不是呢,我觉得小金鱼好可怜哦,跟我一样,孤零零地被装在小瓶子里”。

  花彩知道这是千寻心中的痛,十几年来都在这个洞穴中度过,打趣安慰道,“小千寻别担心啦,我们可以让夏荷姐姐给我们多带几只金鱼呀,你想给它九个伙伴,我们就再找九只,想给它一百个伙伴,我们就再找一百只,不好吗?”

  “可是再抓来的就是它的朋友了吗,我们还是把它放了吧,好不好,小花”千寻望着花彩,眼中竟然转动起了泪花。

  花彩内心仿佛被流水淌过一样,忽然变得软绵绵的。她狠狠地点了点头,“好!我们把它放了!千寻,我带你一起去放了它!”说着拉着千寻的手就往洞外走。

  千寻被花彩这一个动作吓得不轻,急忙挣脱开来,嘟囔着“不行的小花,父亲大人说了,我必须在这个洞里修行到六尾灵狐才能够出去,我身上背负的担子很重的”。

  花彩转身,看着雪千寻,“那我就在这里陪你,等到你六尾,我们再一起去放了它,你快点修行。”

  “嗯”千寻当即跳上那块不知道盘坐过多少个日夜的寒冰之石,她看了一眼那只孤零零的金鱼,闭上双眼,双手结了个印,刹那间整个洞穴的温度都下降了,寒意惊人。花彩只看见,千寻的背后,一只雪白的雪狐影子抬起了头,如同正对月长吟,一条条的尾巴从雪狐的尾部伸展开来,一条,两条,三条……

  半个月后的夜里,花彩正打着瞌睡,忽然被一阵剧烈的震动晃醒,勉强地睁开眼睛一看,只见一只通体晶莹的雪狐,甩着美丽的尾巴,正笑吟吟地看着她。

  “啊,一条,两条,三条,六条——千寻,你成功了”

  

  (3)惊鸿

  此时早已是月上枝头,夜,很深了,除了放哨防止九黎金刚狼一族夜袭的哨兵,整个狐族都进入了梦乡。

  放不慢脚步去看她从来就没见过的狐族建筑,舍不得一丝一秒去瞧半眼精致的石路,千寻只顾着催促着花彩带路,她们穿过一条条阴暗的小巷,只为更快地去到寒冰宫的门口。

  “喂,你们是谁家的小孩,快站住。”正在站岗的哨兵看见两个小孩子手牵着手朝部落外跑去,高声喊道。

  花彩一下子就慌了,停下了脚步,不安地搓着衣角,“这下可糟了,怎么办怎么办,千寻,刚才我给忘了,大巫有命令,没有手令晚上不能随便外出的”。

  看着花彩慌乱的样子,千寻得意地笑了几声,转过头,附在花彩的耳旁吹气,“你忘记我是谁了吗?”。

  “哎哟,瞧我真是个笨蛋”花彩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正想向哨兵说明千寻的身份,却发现千寻正狡黠地暗笑。

  “小花,你猜错了哟,果然是个大笨蛋呢”,千寻一手拉起花彩的手,念动咒语,“盈盈秋水,不过迷惘,万般虚像,皆是梦幻,去!”,另一手朝哨兵一指,只见一颗淡蓝色的小光球迅速地飞向了哨兵。

  小球无声无息地隐没在夜色中,花彩也没看清楚小球究竟是飞去了哪里,想来千寻应该是用幻术让哨兵昏睡过去了,她兴奋地朝千寻说“千寻,你可真厉害!”。

  “厉害什么呀,我法术打偏了——还不快跑!”千寻敲了敲花彩的脑袋,只听哨兵喊起来了,“小东西,居然向我放幻术,别跑!”,听声音是只年轻的狐狸。

  两个少女没用法术怎么跑得过千挑万选出来的狐族士兵呢?可是现实就是如此出乎意料,年轻的哨兵想来是第一次守夜,竟让千寻她们走掉了。

  正当哨兵挠着脑袋发愁的时候,一个高大的人影来到了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没事,由她们去吧”雪天山平静地说,“你也辛苦了,去休息吧,今晚我来守夜”。

  “啊——大巫,这怎么可以,大巫,我一定会把她们追回来的”哨兵红着脸说。

  “呵呵呵”大巫轻声笑了,递给哨兵一个小珠子,“那你就去追吧,追上了以后顺便帮我把这个带给千寻”。

  “遵命!啊?刚才那个少女,是,是千寻公主?”

  “正是,去吧。”

  ……

  月亮终于藏进了西山,初日悄悄地从东边冒出了头,寒冰宫里一刹那就亮了起来,就在这黎明之时,千寻和花彩总算来到了寒冰宫的入口处。

  “那么,我们要怎么把小金鱼放走呢?”千寻不解地问花彩,虽然寒冰宫和人间的接口近在咫尺,可就是这道看似能够一步逾越的洞门,千百年来挡住了多少先辈的步伐,也包括金刚狼等等众族,九黎一族仿佛身负诅咒,一但逾越,万劫不复,有多少前人在迈出洞穴后被天雷斩杀,化成尘土。

  花彩调皮地晃了晃身子,“嘻嘻,不懂了吧?那小笨蛋猜猜看我要怎么做”。

  “哎呀,人家不猜啦,我就是笨蛋嘛,快点说嘛”

  “好啦好啦,其实我也是听说的,在洞外不远处有个女儿国,那儿就有一条宽阔无比的大河,只要小心地用法术控制这个瓶子,把它送出去就好啦,这样我们不需要出去就能够做到了。”

  “原来是这样子啊,小花你果然和我想得一模一样呢”千寻不好意思地抿了抿嘴唇。

  二人拿出了小瓶子,千寻最后看了一眼小金鱼,一恍惚她好像看见小金鱼也透过瓶子深情地望着她,“小金鱼,要送你回家了哦。”

  瓶子左摇右晃地,缓慢地向洞外飞去。

  “千寻,小心点!别撞破了!”

  “放心啦,我在瓶子上施放了一个小法术,能看到瓶子周围的样子呢,没事的。”

  “真的吗?那不是能看到外头啦,快点告诉我,外面好不好看?”

  “嗯嗯嗯,外面的景色,比那洞里好看多了,有大树,有飞鸟,有白云,啊,还有一个少年。”

  “真的呀,那少年什么样,俊不俊呀”

  “好看好看,穿着一身青色的袍子,脚踏着逐风履,拿着雪寒扇,真好看,花彩——”

  “快继续说嘛,怎么啦”

  “我好想去人间……也好想,好想让大家都亲眼去看一看……呜呜”说着说着,雪千寻小声地啜泣起来,“我一定会好好努力,不让大家失望的,我们,我们回去吧”。

  将小金鱼放回河中后,两人转身回去,一路默默无语,花彩轻轻抚摸着千寻的秀发,不知怎地,忽然就想,千寻要是扎起两包子头一定很好看。

  

  (4)人间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间已过五年。

  这时的雪千寻,已经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成为灵狐一族新的大巫。她开始穿上厚重的华服,接受族人的朝拜。在通悟了狐族密藏后,她修成了八尾狐身,是狐族千百年来的第一人。可是每当族人来拜见她时,她的内心总是愧疚不已。她知道,自己是应运而生的狐狸,与生俱来的使命就是带领狐族走出寒冰宫,去见识新的天地。虽然自己本领高强,但离这个目标还是太远太远,至少如今她都没有找到破解诅咒的线索。

  栽培她,养育她的长老们都老了,就是她的父亲也略显老态,而她的母亲,由于她的天性极寒,在她出生后不久就犯宫寒病逝。灵狐一族的寿命虽然较之人类已是长寿,可是春去秋来,多少灵狐就在对外界的无限期待中成人,在等待中又老去。自己曾经的侍女花彩已经嫁人了,说来也是缘分,花彩的夫君正是当初那个寻她们的哨兵。

  每渡一日,千寻就犹如烈火焚心,即使是寒冰宫冷气煞人,也无法缓解半分。她上下求索,探寻古籍,只为求得破解之法,她已经不记得自己曾追寻过多少线索,曾深入寒冰宫深处与那些古老的盔甲作战,探访被贬入凡尘的芙蓉仙子,和狡诈的罗刹女们打交道,甚至是九色鹿、松果这样的动物也不放过,一来二去,所得居然只是让寒冰宫上上下下都知道了有雪千寻这么一只心性坚毅的狐狸。

  再过几天就是灵狐一族最为重大的日子“二十年祭”。在这一天,所有的小狐狸都要以雪莲沐浴,虔诚地向九尾天狐的神像跪拜,然后由大巫为他们探灵根,选取最为合适的法术。正当人们为节日忙得不亦乐乎的时候,来了一群不速之客。他们的首领叫苍蓝,是九黎金刚狼部族的新首领。

  那是千寻第一次见到这么邋遢的首领,披散着乱糟糟的毛发,穿着一身苍蓝色的破皮甲,两把金色的巨刃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

  “灵狐一族真是人才凋零,居然让一个黄毛丫头当大巫,可笑可笑”苍蓝哼了一口粗气。

  花彩不服气,应了回去,“胡说,你个蓝毛丑八怪,有什么资格评价大巫!” 

  “哼,蓝毛怎么了,爷爷我武功盖世,乃当世英豪。况且我这叫随性,何来丑字之说”苍蓝将一手的巨刃插入地下,仰天大笑,“今天爷爷我来,也不是想跟你们这些杂碎争些什么破名号,我狼神氏族向来都是讲道理讲文明的,今儿你们派最厉害的人跟我打一架,输了就把你们的天狐宝珠交给我,若是赢了,我就把我狼族的异界魔蔓给你们,不过,赢这件事,你们还是做梦的时候想想就好,哈哈哈哈。”

  雪天山眼见苍蓝来意不善,形貌更不像善良之辈,想要替灵狐一族出战。雪千寻伸手拦住了她,轻声说,“父亲,你已经守护灵狐族上百年了,现在,我也应该守护我的族人”。

  “我来和你打!”千寻站出,一头乌黑的秀发在寒冰宫久违的日光下格外耀人。

  一条白色狐影从千寻的掌中窜出,直奔苍蓝的面部。巨刃一挥,一道刀光挡住了狐影,狐影紧紧缠绕着刀光,刹那间,刀光被卷得粉碎,狐影也瞬间消散。

  苍蓝皱了皱眉,想不到这灵狐居然有着如此高强的实力。

  千寻心中也是一惊,五年了,自己还未遇到能打碎自己狐影之人。

  接下来,一场狐与狼的战斗瞬间爆发。

  千寻和苍蓝的对战最终持续了两个时辰,苍蓝终在一声长啸中被八尾狐身的本象打碎了双刃,嚎叫一声跌倒在地。

  “花彩,带他去疗伤吧,苍蓝首领,希望今日之事不再发生”千寻经过一场恶战,虽有点力不从心,但还是保持了一名大巫应有的风范。

  “灵狐族的,我苍蓝,说到做到。来人,把异界魔蔓交给他们。灵狐大巫,我苍蓝不是一个小气之人,今日来求相忘江湖此枚天狐法珠,乃是因为我得知狐狼二族圣物相合,可使得一人突破禁忌,离开寒冰。你比我强,希望大巫凭借二物离开寒宫,为九黎一脉探寻破解诅咒之法,咳。”苍蓝咳嗽一声,被他的手下扶下疗伤。

  圣物相融……人间……这么久了,难道终于有消息了吗?

  苍蓝一行人离去后,灵狐大巫宫中。

  “千寻——那苍蓝的话可不能信,要是他是骗你的——”花彩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旦消息有误,千寻将会如同前人一般,在踏出洞穴的一刻,在天雷下化为灰烬。

  “小花,我……我还是要去试试”望着漂浮在掌心的那枚法珠,千寻说“都说这枚法珠能够封印那些放不下的执着,你说,我们一族人的执着,它能够封印下吗?当年父亲将它送给我,我就知道,他其实是舍不得看我为这件事去放弃我的一生的,可是”。

  千寻顿了顿,“你知道吗?每当想到其他族类可以在外头过着那样多彩的生活,我的族人却只能在这样阴暗的寒冰宫里苟且偷生,虽然我们有着亲情、爱情、友情,却始终和这世界隔了一湾亘古长河,我是多么希望能够让他们,让他们的孩子不要像我这样为悲惨的宿命奔波和烦心,就让我去吧,把诅咒断在我这一代”。

  “千寻……”花彩欲言。

  “小花,我知道,我会过完二十年祭再去的”千寻捏起法印,异界魔蔓和相忘江湖绽放出了耀眼的光芒,融汇在一起,最终变成了一条紫色的项链,吊坠是两只尾牵尾的小狐狸,“要是……要是我死了,这个项链就送给你的孩子,让他知道他的妈妈有这么一位朋友,我,我其实还是不希望我被所有人忘记,还是,还是放不下呀”。

  此次的二十年祭尤为盛大,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的大巫——雪千寻,在此次祭会之后就将奔赴外面的世界,去为族人搏一个未来。

  “大巫大巫,你看我适合学什么呀”一只胖胖的小狐狸皱着鼻子,凑到千寻的身边。

  “呵呵,你呀,你适合学龙啸!”

  “为什么呀,龙啸狐狸怎么能学呢?”

  “因为你吃得胖溜溜的,人大气粗,可以喊很大声呀,哈哈哈!”

  “讨厌讨厌!大巫你真坏!”

  ……

  雪千寻选择在二十年祭几天后的一个深夜离开,临别前她给父亲还有一干长老们留了一封信,大意是说自己已经离去,如果次日在洞口发现狐狸项链说明自己已然身死,还请另外指定新的大巫,同时通告族人无需再为离开寒冰奔波,寒冰秘密已被自己探明,此番无果则寒冰不再有离去之希望,若是有幸得以离开寒冰,莫担心自己会弃族人于水火,千寻不死,则灵狐有望。

  月色如水,寒冰宫里能够感知到那片美好的月光,却始终相隔。脖颈上挂着那串狐狸项链,千寻毅然迈出了勇敢的一步,一脚踏出了山洞。

  洞外是死一般的寂静,没有蝉鸣,没有鸟声,甚至没有风声水声。

  就在此时,高空的黑云呜咽起来,轰隆的雷声响起。

  这是!

  这不是天雷,是下雨了。

  千寻伸出双手,满满地盛了一抔雨水,尽情地撒在自己的脸上,开心地嚎啕大哭起来。

  

  (5)碧海青天

  离雪千寻离开寒冰宫的日子已经过两个月了,这期间,千寻探访了女儿国、桃花岛、盘丝岭、长安城等等许多名门大城,遗憾的是一无所获。

  在离开盘丝岭之际,盘丝大仙不忍心,还是拉住了雪千寻,纠结了一会儿后还是说道,“据我所知,离着不远处的五指山下压着一只灵明石猴,当年曾知晓天地大机密,或许你可以去问问他”。

  “真的吗?真是谢谢大仙了。”

  “唉,去吧去吧,切记不可让他知道是我指明你去的。”

  ——

  五指山形如其名,确实如同一个人立起的五指一般,但是宏伟巨大,经过一番打探,终于从一个砍柴人那儿得知了石猴的方位。当雪千寻找到灵明石猴的时候,只见一只瘦小的猴子只剩下前半身和双手在山外,正在无趣地玩弄着自己头顶的黄毛。

  “喂,小狐狸,既然来了,就快过来吧。”

  “哦哦哦,来了来了。”雪千寻没想到石猴会发现自己,赶忙跑了过去,确手足无措,她实在不敢相信自己能在一只猴子处问到什么东西。

  “来了就没有想问的吗?”石猴看着雪千寻,一双眼睛如同炙热的丹炉,灼热滚烫,仿佛能看穿人皮骨肉。

  “有有有,我想知道如何破解一种诅咒,是这样子的……”雪千寻急忙跟石猴讲起了缘由。

  ……

  “停停停,倒回去,这里具体讲一下,那两个人怎么了”

  “等等等等,再具体一点,再具体一点”

  “多讲点呀,别这么简单”

  ……

  在石猴的不断发问下,千寻几乎快将整个狐族千年的历史讲完了,总算把猴子应付了。

  “哎呀,真舒服,好久没有人和我讲这么多故事了,小狐狸,你刚刚问我什么来着?”猴子挠了挠耳朵,“哦对,怎么破除诅咒是吧,这个简单,我把这个给你,你去那昆仑山的尽头,有一个门,闯进去,打得他们求饶就好了”说完,猴子从耳朵里掏出了一根闪烁着金光的小棒子,绣花针大小。

  “如此真是谢谢你了”千寻接走了小棍子,向猴子道谢一番,就想离开。

  这下石猴可着急了,“诶,别别别,小姑娘我就开个玩笑而已”,石猴一把扯住了雪千寻,赔笑着说,“小姑娘别这么着急嘛,我刚听你说这事,应该是祖上被那群睚眦必报的神仙有些过节,你此番前往普陀山,寻一位叫观音大士的女菩萨,她也许能帮你这个忙,神仙里就这个好说话点。”

  一番辗转,雪千寻来到了普陀山,可是却被眼前的紫竹林拦住了。来普陀山求助的人实在是多如牛毛,大家都被阻拦在这谜一般的紫竹林外。

  在一筹莫展之际,竹林深处传来了一声诵声,“既是有缘人,不妨就放心进来见一见吧。”,千寻抬起头看了看周围的人,似乎都没人听到这诵声。

  想了一想,千寻还是向竹林走去。

  “快看快看,又有不知死活的人要闯阵了。”周围的那群人笑了起来,空气散发起快活的气息。

  可是出乎意料之外的是,竹林一碰到雪千寻,就如同云开云散一般如潮水向两边撤去,在后来人想跟上时又紧紧接合在了一起。

  竹林尽头是一片莲池,碧绿的莲叶相连相依,远远望去好像一条草叶编制的绿毯一般,莲池的中心处,有一蔓紫纱。似乎是感知到了千寻到来,紫纱展开,露出了世人传闻的大慈大悲的观世音的容貌。

  “勿言,且随我来。”观音大士一挥手中的杨柳,千寻只觉脚下腾起一片云雾,普陀山在脚下愈来愈小,最后消失不见。

  观音大士领着千寻四处游看,看大旱不断的火焰山,看战火纷飞的异国他乡,看洪涝连连的江州一隅,看尽人间疾苦。末了,观音大士笑问雪千寻,“你可觉得此番景色如何?”

  “苦不堪言,心生痛楚。”

  “便是如此,八尾灵狐,我且问你,以战止战,尚需战火纷飞,尸横遍野,灵狐一族当年出了绝世大妖九尾天狐祸害世间,倾尽三界之力才将其封印至寒冰宫内。如今想要脱离寒冰宫的禁锢,不知是否愿意付出代价。”

  “难道我灵狐数千年的囚禁不算是赎罪吗,况且前人之罪又岂能施加到后人身上?”雪千寻愤怒地捏紧了拳头。

  观音大士笑着抚摸她的脑袋,缓缓说道“勿需动怒,生命本是因果相传,何来赎罪之说呢,世间路千千万万,前人为你铺就一段,你再亲力而为去走出新的方向。前尘旧事一步迈错,后来之人自然会陷于困境。事出有因,但亦是有脱离之法。破解诅咒的契机就在寒冰宫中,只是你尚未寻得。如今契机已失,想要逆天改命,当然需要一番代价。我只是看这世间疾苦众多,我为你解决此事,你且为我解一方忧疾,如何?”

  雪千寻思索片刻,还是做出了选择,与其回去寒冰宫中再寻找契机,拼那一丝生机,不如牺牲己身,为族人谋得出路。

  “我——我愿意化作一株树,去为世间饱受洪涝侵害的人们带来一线希望。” 

  大士微微一笑,净瓶杨柳往千寻头上一挥,雪千寻只觉得眼前的景象全都模糊了,再次明朗起来时,已不见观音大士的面庞,眼前是碧波大海,青蓝的天上点缀着白云,一直蔓延到天幕的尽头。

  “阿爸,海里生出了一颗大树,把海水挡住了,我再也不用躲在船上了,我要去找阿玉玩弹弓咯。”海岸上一艘乌篷船里跑出了一个孩提,兴奋地大叫,朝着蓬内挥舞着双手,蹦蹦跳跳。

  “傻孩子,这是上天的恩泽,快快跟我回去拜谢菩萨。”

  看见这对父子,雪千寻不禁想到了自己的父亲,想到了族人,他们怎么样了呢?是不是已经脱离了那可恶的诅咒呢?

  

  (6)寒冰涅槃

  寒冰宫的某一个清晨,一对追逐嬉戏的九色鹿刹不住脚步,冲出了冰宫,在小鹿面色惨淡时,却发现自己完好无损。就这样,寒冰宫不再有诅咒的消息越传越远,也传到了寒冰宫深处灵狐一族的部落里。

  “千寻她成功了!”

  “大巫她真的做到了!”

  “千寻……”

  无论是老迈的长老,还是幼年的小狐狸,一同欢呼了起来。于是他们准备起了最丰盛的庆典,准备欢迎千寻的归来。

  可是一天,两天,一个月过去了,一年过去了,雪千寻大巫再也没有回来。

  雪天山坐在自己的房间里,忽然就想起了亡妻,又想起了女儿,他自言自语,“想不到你真的做到了,阿爸真的,真的好开心,真的,真的”,他颤巍巍地笑着,找出了千寻曾经的衣物,小心翼翼地将衣物放进了储物箱中,抱着箱子,在寒冰宫的那个洞穴中,在最大的雪梨树下,为千寻立了衣冠冢。

  所有人都认为雪千寻死了,除了一个人,那就是花彩。

  长久以来的禁忌被打破了,花彩也自然可以离开寒冰宫,她就像当初的千寻那样,踏遍了千山万水。

  多年以后,当她来到了傲来海滨时,看见了那一株在海心怒放的雪梨树,不禁泪流满面,她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三步两步爬上了那株大树,现出了狐象本身,伸出舌头,舔舐着大树晶莹的树身,她喃喃道,“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你不会死,你不会死,呵呜呜呜”。

  一阵风徐徐吹来,雪梨树枝叶摆动,似是做着应和。

  多时以后,她化作人形,抱住了树枝,许久不愿放开。直到日落西山,才轻轻地,含着眼泪折下了一只树枝,“走,我带你回家,我要把你种在寒冰宫,让你看看那个你爱的地方”。

  花彩将那一丫树枝带回了寒冰宫,种在了灵狐部落的正中央,这样子,当它长成参天大树的时候,就可以一览整个寒冰宫。

  后来花彩有了孩子,是个女孩。花彩给她扎了一个双包子头,俏皮可爱,然后牵着她,来到了灵狐部落的雪梨树前。

  “阿娘,这是什么呀?”

  “这是雪梨树,不过呀,这株树有名字的哦,叫做雪千寻。”

  “雪千寻,好好听呀,阿娘,我不要叫狐美人了,我也要叫雪千寻。”

  “宝贝你真的要叫雪千寻吗?”

  “嗯嗯嗯!”小狐狸点了点头,满脸期待。

  

  (7)那年盛夏,那年寒冬

  太宗七年,有两个年轻人在长安客栈里相遇了。

  身着青色长袍,脚踩着追风履,腰别长笛的少年举起手中的酒杯,问坐在对面的少女,“你说,你来自寒冰宫?你可真会吹牛呀,啊哈哈哈,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雪千寻。”

  “雪千寻?美人本是白狐身,皑皑之雪,一梦千寻。这名字好,我叫逍遥生,逍遥一生,来来来,尝尝这醉生梦死味道如何。”

  小狐狸也举起酒杯,偷偷甩了甩小尾巴。

  

  2017年3月9日16:15:10 by cms。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