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武2官网

导读:

【导读】从此刻起,我把我的心都交给你,那你呢?

天兵大战罗刹女

导航:返回首页

作者:未来战士

  注:本文为《神武2》第一届同人故事大赛评审奖作品

  寒冰宫内,万年寒冰凝结的坚硬甬道此刻却被割裂成了一地的碎冰残渣。一黄一紫两道身影在一片残垣颓壁中闪转腾挪,偶有接触,便是一阵地动天摇。

  此时两道身影又拼在一起,原来是一名天兵奉旨来这寒冰宫诛杀凶名远传的罗刹女。

  “妖女还不束手就擒!”天兵奋力一挥长戟,金黄的罡气直劈罗刹女的头颅。

  “我看你个小小天兵修为不高,口气倒不小,我便是和你打上一场,你又能奈我何?”罗刹女虽说是品阶高出天兵的妖物,但明显畏惧这天兵的一身罡气,嘴上说着打上一场,右手一挥却是施出一道封印,迟滞了天兵的劈砍,顺势一飞拉开了七八丈的距离,待她飘远了,天兵这一记重击才落地,却只劈出了一地碎冰,连这罗刹女的衣襟都没有粘着半分。

  “妖女!你作恶多端食人饮血!今日劝你自废精魄随我回天庭受审方可不落轮回,否则定要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

  “笑话,你哪只眼睛见着我食人饮血了?”

  “休要强词夺理!你罗刹一族以人肉为食以人血为饮,还需我亲眼瞧见吗!”

  “我要是告诉你,我正是因为从不做那害人性命之事而为族人所不容,被驱逐出来才会落单遇见了你个愣头青,你还要捉我回去吗?”

  听得此言,刚好追至罗刹女身前一戟准备刺出的天兵动作一滞,收回长戟,面露困惑道,“所言当真?”罗刹女却是哈哈一笑,双手结印,天兵脚下的坚硬寒冰道路化出一个坑洞,天兵尚未回过心神,仓促间便跌落洞中,罗刹女再结一印,将天兵牢牢封在冰坑中,只露出一个气呼呼的脑袋。“你瞪我也没用,我食人与否,哪怕真心说与你听,你又如何当得真了,就算你能信我,这世人会相信或愿意相信罗刹一族也有不食人饮血的异类吗?放心,你这封引半柱香后自会解除,我劝你老老实实回你的天庭,不要想着在这寒冰宫里赚取军功,下回你遇着我的其他族人,恐怕就没这么好运了。”罗刹女语罢,也不见如何动作,便飞出数丈距离,转瞬之间便没了身影。

  只露出一个脑袋在寒冰之外的天兵一脸诧异,显然受到了巨大冲击,不知是吃惊于竟然有罗刹女不吃人的消息,还是吃惊于这妖艳罗刹女居然可杀却不杀他这个世仇天兵。

--------------------------------------------------分割线---------------------------------------------------------

  罗刹族盘踞寒冰宫,食人饮血,有违天和,是日天庭派出大军肃清寒冰宫,意欲一举剿灭罗刹族,煌煌天兵十万,秣兵历马,连绵数里的战阵在寒冰宫外排开。与军营中的肃杀气氛不同,营帐中一个天兵显得有些茫然和犹豫。伍长发现他魂不守舍,轻叩他头盔问道“怎么?你小子参加的大小战事没有一百也有九十了,难道这小小寒冰宫还把你吓着了?”这天兵却一反常态并未和伍长插科打诨,只说了一句出去透气便走出军帐。伍长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他的背影,也未再追问。

  这天兵走出军帐后,茫然犹豫的神色也未见缓和,在望向远处的寒冰宫方向时,犹豫之色更甚。这天兵在帐外呆立良久,突然长吁一气,仿佛是想通什么道理似的,不见犹豫,只剩一脸的坚毅。他悄悄绕出军帐范围,摸黑从营地的缺口翻了出去,看方向却是直奔寒冰宫而去。

  天兵虽未乘马,脚力也是远胜凡夫俗子,一盏茶的功夫,天兵便行至寒冰宫的一处甬道,虽说是甬道,四壁与寒冰道路却都是支离破碎,显然是有过一场大战。天兵慢慢走到道路中的一个坑洞旁,将剑戟都放在一边,蹲在坑旁不知道在想写什么。

  “一年未见,你难道是想念这被困冰中的滋味了?”

  身后传来一阵娇媚的女声,天兵浑身一震,站起身来回头望去,正是那一年前所遇的罗刹女。

  “瞧什么瞧,没见过我这么好看的罗刹么?”这罗刹女虽说是被天兵直愣的眼神盯得有些羞赧,嘴上却是不甘示弱地说着俏皮话。

  天兵却是没有与罗刹女打趣,直言道“你当真从未食人饮血?”罗刹女一愣,眼珠一转,反问道“我吃过如何,未吃过又如何?”天兵道“你可知我军以扎营五十里外,明日便要你罗刹灭族!”罗刹女显然是心思活泛之人,问道“你特意来此告知,是想救我性命?”天兵仍是正经地答道“你先答我,你可曾食人饮血?”罗刹女面临灭族之危险,在这天兵跟前却仿佛是天不怕地不怕,娇笑着又问道“你先答我,我吃过如何,未吃过又如何?”天兵正色答道“若你是那食人饮血的罗刹,我自当替天行道将你当场格杀,若你未曾做那伤天害理之事,我还你不杀之恩又何妨!”罗刹女听闻,笑得却是更开心了,答道“那就当没吃过好了。”天兵闻言大怒“吃过便是吃过,没吃过便是没吃过,何来就当一说!”罗刹女这下简直是笑得乐不可支,仿佛听见了世上最好笑的笑话,笑过一阵还是正色道“没吃过!”天兵闻言脸色稍缓,收起身上的罡气,对罗刹女说道“我军压阵于东北东南,你且收起煞气与我从西南出宫。”

  罗刹女正欲开口,只见甬道隐匿处爆出一道金光,三道罡气裹挟着三位天将而至,三位天将围住罗刹女,当中一位开口说道“痴儿,当日你从这寒冰宫中无功而返心境大乱,我就知你必是受了这寒冰宫中的罗刹妖女的蛊惑!未曾想到你竟胆大至此擅放外敌!”天兵一见大吃一惊,道“伍长,非你所见如此!此罗刹女未曾做过那伤天害理之事,并无必死之罪!”伍长闻言罡气更甚,喝到“痴儿痴儿!罗刹一族以活人精气为生,哪有不食人饮血之理!”天兵望向罗刹女,似乎有所犹豫,罗刹女对上天兵的视线,却是不言不语,并不辩驳,天兵见状反而神色一凛,道“此女必未欺我!请伍长明察,容我与她离去,回营后我自当与你请罪!”伍长听闻此言,拔剑出窍,一记天雷斩劈向罗刹女,声随剑至“痴儿,你囿于妖言心神已乱,我便让你看清罗刹真容!”雷霆剑势转瞬已至罗刹女身前,尚未见她有何所应对,便见天兵横戟身前,替她抗下了这万钧攻势。

--------------------------------------------------分割线---------------------------------------------------------

  寒冰宫隐室,一男一女相依藏于重重寒冰之后,男子眼口渗血,身上金甲破碎不堪,可见是刚经历了一场鏖战。

  女子轻抚男子脸庞,替他擦去脸上骇人的血迹,凄然道“我一个罗刹妖女,死便死了,你这又是何苦。你不愿与那天将为敌,也不愿我受那一剑,怎么不想想我愿不愿你替我做这剑下亡魂。”

  女子是那罗刹女,男子自然便是那为她硬抗剑势后仓促出逃的天兵。天兵虚弱道“你不杀我,我欠你一命,这便是还你了。你说你未曾食人饮血,我信你,你并无死罪,我若任由你被诛杀,这滥杀无辜的天道,我还奉他何用!”罗刹女擦过天兵脸上血迹,揽住天兵的头颅放在自己腿上,将手轻放在天兵胸前,轻声问道“你救我一命,却害了自己性命,不后悔么?”天兵心知自己伤重将死,眼神反而异常平静柔和,说道“大丈夫行走世间,哪有欠人性命的道理。若你是那妖女便罢了,既然你一心为善,不与罗刹妖族苟同,便是要我十命换你一命,我也绝无悔意。”罗刹女眼角含泪,手仍轻放天兵胸前,俯身在天兵耳边,柔声道“你这般说,我便放心了。”语罢,罗刹女手上紫色的煞气一闪,五指化作利器插入天兵胸口,一进一出,便取出了天兵的心脏。天兵见此状大惊失色,撑着最后一口罡气问道“你这是?”罗刹女双手翻转,将拳头大的心脏喂入口中,未见咀嚼便吞下腹中,娇媚笑道“说你是痴儿,你可真是痴儿,我说我不吃人,可没说我不吃仙。你们这些天兵仙将的心肝,一旦动了情,可比那些凡夫俗子的脏脾烂胃要可口多了。”

返回首页